2009年一到三月,我有幸获得一个交换资格,到UCLA学习一个学期。在此期间,我接触到了洛杉矶召会的弟兄姊妹,每周五参加小排聚会。那是我第一次出国,对一切事物都感到非常新鲜,生活也十分充实。由于年轻气盛,我从来没有想过人生深层次的问题。我从小与所有国内学生一样接受无神论教育,学习进化论,而且还学得特别的好,甚至看过《物种起源》一书。我原本认为宗教就是「对世界歪曲、虚幻的认识」,而信耶稣就是一种宗教。自从第一次参加聚会,看到弟兄姊妹脸上洋溢的喜乐,便消除了我对信耶稣的排斥。

聚会中我十分享受唱诗和读经。第一次摸着我的诗歌是「大好信息」,其中说到有一位神要进到我们里面,这和我想像中那种高高在上、受人跪拜的神,有天壤之别。而第一次吸引我、让我迷上读经的,是约翰福音四章十四节:「人若喝我所赐的水,就永远不渴;我所赐的水,要在他里面成为泉源,直涌入永远的生命。」许​​多奇妙的诗歌与圣经的话,吸引我持续的参加八周左右的聚会。弟兄们还鼓励我呼求主名,我就欣然的敞开心呼求,心中感受到呼求时主所赐的喜乐与平安。快要回国时,弟兄请我到家里吃饭,我们讨论许多深层次的问题。

那段时间,由于弟兄姊妹的照顾,让我感到特别的温暖。由于之后我仍会到美国继续读研究所,所以当时我有一个很「功利」的想法:希望到时还可以受到这样的照顾。我敞开地把这个想法告诉弟兄:「如果我因为你们基督徒待人好,想继续融入你们的圈子,蒙受照顾,这样受浸信主行吗?」弟兄当时的回答到今日我仍记忆犹新: 「主耶稣不在乎人因着什么原因转向祂、接受祂,受浸的条件只有一个,就是愿意接受祂。」我听了十分感动,觉得这是何等宽大的一位神,于是当晚就信主受浸。
loveoikos
从游离的初信者到基督福音的大使

不久之后我回国完成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和论文。在国内,我随便找了一些教堂,参加过几次礼拜,但在那里我摸不到生命,也没有基督身体的感觉,于是我逐渐远离了主。

2009年八月,我准备前往波士顿大学继续进修,在国内就已联系洛杉矶召会的圣徒,希望可以介绍那边的圣徒帮忙接机和找房子。弟兄们建议我去住弟兄之家,当时我想自己仍是初信者,并且远离主,觉得自己不够资格,心中有许多的惧怕。但是感谢主!我最终仍住进了弟兄之家。当时剑桥召会的弟兄之家原本没有说华语的弟兄,奇妙的是,在六月有华语弟兄搬来,他便开始喂养我。感谢主!主是如此看护祂的羊,又把我带回召会生活中。从那时起,我才真正进入召会生活,生命才开始长大。

在这学期里,主为我在召会里预备了许多的环境和恩典,不断地坚固我的信心。我与弟兄每天有晨兴,也参加各种的聚会。起初,我觉得这是一个重担,但很快地我便开始享受聚会的生活。不久之后,弟兄邀我一起去传福音。我觉得自己信主不久,对于真理的进入还很短浅,怎么去传福音?但当我翻开洛杉矶召会送给我的圣经,首页写着:「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,总要在言语、为人、爱、信、纯洁上,都作信徒的榜样。」(提前四12)我便得了开启,于是就和弟兄一起去校园,向身边的同学讲述主的美善,并带他们来聚会。

在传福音的过程中,我渐渐了解:基督徒应该彰显神,时时刻刻转向灵为神作见证,神便能借着我们吸引福音朋友。并且要用圣经的话来传讲福音,而不是在自己里去跟人讲理、争辩。其中我也深刻地体会到身体配搭的力量,并经历为福音朋友背后祷告的大能。其实,刚开始我是半信半疑,如此微弱的属灵生命,真的可以传福音吗?传福音不是应当把真理讲清楚吗?靠着圣经里的只言片语有用吗?传福音应该多去找人、接触人当面传讲,总在背后祷告有用吗?

但是感谢主!主用祂的大能,让我在每一个疑惑上经历到祂的同在,就在这样一个天天疑惑、天天相信,天天模糊、天天清明的过程中,我的信就得了坚固。带来的福音朋友,有不少受浸得救了,也有一些愿意来参加每周在校园的读经。最让我感动的是,我和弟兄晨兴后,常为一些福音朋友祷告,许多我们持续提名的,后来都信主得救了。

弟兄也常常不辞辛劳地陪我读经、祷告,并鼓励我在聚会中申言。起初我感觉压力很大,尤其是周六上午的追求聚会,经常找理由推脱,但弟兄一直不放弃的邀约,还有几次敲房门叫我起床。几周过后,当我进入到宝贵的真理中,周六的追求聚会竟成了我一周中最享受的聚会。我也会准备好主日申言,每次申言后,我都感觉到心中更有所得,主的生命也在我里面逐渐长大。

处处跟随羊群的脚踪

主也让我看见召会是基督的身体。我去访问了纽约召会、康涅狄格州新成立的Waterberry召会,也去过一些附近的弟兄姊妹家聚会,并被接待。在每一处都感觉到,虽然与接待我的弟兄姊妹从未谋面,但彼此之间却是那样的亲切。我也有机会参加新泽西的华语特会,在真理上得到许多开启,有位弟兄还送给我许多属灵书籍。在平常的生活中,弟兄姊妹给予的支持和帮助,处处跟随羊群的脚踪,过美好的基督身体生活,这些都帮助我属灵的生命健康地长大。

在主的带领下,我决定参加2009年的冬季训练,之后再访问洛杉矶召会。当我在预订回程机票时,主给我感觉:「留久一些,那里有恩典等着你。」于是,我订了2010年1月7日的机票,决定在那里驻留较长的时间。同时,我也对下一届UCLA的交换学生们有负担。我祷告:「主阿,你去年如何恩待我,带我得救,今年你也一样记念这一班学生,愿他们在美国可以得到宇宙的至宝。」

冬季训练结束后,我开始接触洛杉矶的这些学生。弟兄姊妹一起配搭传讲生命的福音;几个配搭的家则天天都打开;我就带他们到家中吃饭、聚会。带来的朋友多数都非常敞开,对福音十分渴求,第一次聚会就愿意祷告、呼求主名。

其中一位女孩是我在国内大学的学妹。在波士顿当我知道她要来作交换学生时,我就为她祷告了两个多月。她顺利地来到美国。她也在聚会中摸着了是灵的主,第三次聚会就受浸得救,并且受浸时泪流满面,祷告得非常投入,满有圣灵的充满。现在,她已经在召会生活中,享受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。我笑着对她说,「我当时得救是末班车,还没有机会享受召会生活就回国了;而你现在是首班车,主给你的恩典比我丰富阿!」

由于连续几天在UCLA的校园里接触跟我以前一样过来的交换学生,我已有些疲累,想休息一下。但是在我离开洛杉矶的前一天主还是带领我去了校园接触人。当晚,又有两位学生受浸归主!主真是何等的信实阿,预备了这样大的恩典。回想两周来的时光,觉得喜乐满满,处处都是主的恩典,这是一个多么有意义的假期阿!

黄弟兄(摘录自《新人福音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