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认为,圣经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,是一部伟大的伦理著作,而非真实的历史事实。十九世纪中叶,达尔文提出进化论学说后,圣经的权威受到严重的挑战,被不少人认为是虚构的、不科学的。为了回答这种挑战,圣经考古学应运而生。此门学科的研究范围包括出土文物鉴定、圣经所记录的古代城镇的发掘、与圣经有关的古文字的译解等等。十九世纪以前,有关圣经的时代背景的知识相当贫乏,一般只有参考圣经的记载和古希腊史学家的著作,而这些著作主要是关于新约的,有关旧约的却极为稀少。圣经考古学虽只有一百多年历史,但已硕果累累,尤其二十世纪以来的许多重大发现,帮助人们建造起圣经的历史架构,并验证了一些过去被怀疑和被嘲笑的圣经故事,充分肯定了圣经的历史性。

 

一、考古证明以色列人的祖先亚伯拉罕的家谱具有绝对的历史性

考古学的发现证明,以色列人的祖先亚伯拉罕的家谱具有绝对的历史性,是可以证实的历史人物。不仅考古的发现可以证实圣经的记载,圣经的记载也可以帮助考古发掘。翁格(MerrillUnger)说:“根据旧约圣经的资料,考古学家们挖掘出好几座古代的城市,发现了过去被人视为根本不存在的民族,考古学以惊人的手法增添我们圣经知识的背景,也填补了历史上的空隙部分”。

旧约列王纪上九章十五节记载的米吉多、夏琐和基色三个城市都是由以色列王所罗门建造的。一九六零年,当着名以色列学者也丁(YigaelYadin)继发掘米吉多城后发掘夏琐城时突然有了灵感。他想米吉多城门每边都有三间房子,夏琐城门是不是也这样呢?于是,他将米吉多城门的图形在发掘工地上画上临时记号,然后通知工人挪开瓦砾碎片,按记号挖掘。完工时,工人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他,好象他是魔术师或占卜师似的,因为发掘的结果与他按米吉多城复制的草图完全一样!圣经考古学的资料不断充实圣经的背景知识,有助于人们对圣经经文的理解。

摩西五经记载,在神引领以色列人从埃及进到所应许的迦南美地时,对迦南人采取灭绝的政策,许多人觉得神似乎太惨忍。从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七年叙利亚海旁的拉斯珊拉(RasShamra)出土的大批乌加利(Ugarit)泥板,是公元前1500~1400年迦南人的宗教文献,出土的泥板充分揭露了迦南宗教的黑暗、败坏和邪恶,有史以来人类绝少有像迦南宗教那样惊人地将暴力、情欲集于一身的。对邪恶的迦南人,神也曾给予宽容,等待其悔改。从考古学的发现看,从亚伯拉罕时代到四百多年后的约书亚时代,迦南人毫无悔改的心,已恶贯满盈,非被彻底剪除不可了。按其恶行和淫虐,即使约书亚和以色列人不加征讨,迦南人也会自取灭亡的。

二、考古证明圣经对人类历史论述的正确性

(1)考古学所得事实,证明圣经记录的可靠。例如:埃及各地时常发现千年前的古墓古尸,不烂不坏面目如生,剖验结果,体骨形式构造皆与今人无异。而且,古人的骸骨多较今人魁梧。考古学家从古碑古刻的文字上,可以知道上古人民比较现代人更为聪明,少忧少虑,更少疾病,寿命较长,他们的文化可作现代人的借镜,所谓今日人类的进步,也只限于物质方面而已。在巴比伦的克希和尼浦尔的古址,曾掘到古城有数层,越下层的越是古老。如果人类是进化的话,则越上层的古城,其社会生活应该越加文明,但是发掘的结果,越下层的城邑,美术工艺反而更加精美。考古学者在吾珥古城,还找到一层纯凈的泥土,厚约八尺,在其下层发现一座苏美利亚古城,这是挪亚洪水时代被水淹没的遗址。此一遗址显示,当时人类文化十分发达,政治、文学、图书、工商业等,都胜于现代人类。此足证人类不是进化,反而因为罪恶日重,以致退化了。

(2)蛇诱夏娃使人类堕落,人多以为是摩西捏造。但近来发现一块巴比伦的刻像,是五千年前的遗物,远在摩西写圣经以前。此刻像刻有一棵树,右边有一男人,左边有一女人,手摘取树上果子,女人旁边有一条蛇,直立地站着,好象与女人低低细语,画中有人类最初所用的楔形文字,说明人类堕落历史,证明实有蛇诱夏娃,以致全人类堕落的事。一九三二年,斯比西博士在距尼尼微城十二英哩处,发现一块石刻,约是主前三千五百年前的古物,其上所刻是夏娃手扶亚当的背,面带忧愁,夏娃之后有一条蛇跟着。此石刻现存于费城大学的博物馆内。

(3)创世记十一章记载,在主前四千二百年左右,人类合力建造一座巴别塔,想要传扬自己的名。历年来人们都以为此事是捏造的,但近年这巴别塔的遗址已被考古家发现了。原来的塔是四边正方形,是用红、黄、蓝、绿四种颜色砖瓦建造而成,这种伟大的建筑,可以显示古人的文化,也可以证明创世记的可靠。近来又有斯密士博士发现古书简上写着,…这塔的建筑违反了神,因此神有一夜将他们所建打倒,他们就分散在各处,言语也各异,他们所作被阻碍,他们就大大痛哭。”这正与创世记远在三千五百年前的所记相同。

(4)创世记十九章记载,所多玛城乱民围攻罗得住宅的时候,被阻于门外一事,罗得从外面已经把门关了,里面的人却能把门打开把罗得救进去,这种门的构造,现在已为考古学家所证实。美国的考度古旅行队,在巴勒斯坦叫基列西弗的地方,曾发现庭院一所,里面的一切枢纽,正类似圣经所记载那样的门,考其年代,这正是亚伯拉罕与罗得时代的建筑。但在列王时代之后,这样的门户技艺即已失传,改用围墻保护住宅。假如照批评家所说,谁还能知道技艺久已失传的门庭光景呢?

(5)有人问,“当亚伯拉罕初次遭遇饥荒,曾迁到埃及,为什麽后来在同样情形下,不往埃及而往基拉耳去了呢?据最近的考察,证明当亚伯拉罕南迁的时候,基拉耳城为当时的粮库。

(6)也有人以为,圣经记载参孙用驴腮骨作兵器,以及参孙凭着一人之力,倾履仇人之神殿这类事迹,均为无稽之谈。殊不知考古家藉着在非利士各城的发现,已把此事证实了。当时,非利士的房舍均用木柱支撑,上铺石板,代替瓦顶,而支柱下端又立于石板之上。所以,一个勇士可以将房柱推倒使房子倒塌,压住坐于走廊的首领,杀死无数坐在平顶上的敌人。后来,皮萃先生在加萨发现了用驴腮骨作成的一件兵器,上面的牙齿磨得锋利,以此足可证明士师记十五章十五、十六节的正确性。

(7)圣经所描绘洪水的事,也记载在许多古国的历史中,足证当时洪水实在是遍及了全地。在创世记七章十一节记着:“大渊的泉源,都裂开了。”此即今日一切山谷江河划分的开始。至于现在四季气候的转变,也是从洪水以后开始的。

考古学家在山陵的高处,往往掘见人兽尸骨混杂成堆;这是因人兽一同逃避洪水,躲藏山上,后因水势高涨,同被淹死,以致骨胳夹杂一起。

三、考古专家的证词

耶鲁大学的考古学家鲍罗斯说,“全面来说,考古学的发现无疑地印证了圣经的可靠性,许多考古学家因为在巴勒斯坦的挖掘工作,而使自己对圣经的敬畏之心大增”。犹太考古学家鲁克说,“我可以肯定地说,至今所有考古学上的发现,没有一项是与圣经文献相抵触的,圣经中有关历史记载的正确性是无可比拟的,尤其当考古学的证据能印证它时更是如此”。世界著名考古学权威亚布莱特的话,可以作为圣经的历史性总结之言:“十八、十九世纪期间,许多重要的历史学派都怀疑圣经的可靠性,虽然今天仍有一部分当时的学派又重复地出现于学术界,但早期怀疑学派之说均已逐渐被否定了,考古学上的新发现一再印证圣经中许许多多细枝末节的部分,使人们重新认识圣经乃是查考人类历史的一部最好资料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