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经预言的种类之多、时间跨度之大、应验之准确,远非人的能力和智能所及。

有人统计过,圣经每四节经文中就有一句是预言性质的,此外还有一千多个独立的预言。圣经中神藉着先知预言个人、民族、城市乃至列国百年、千年后的事,在历史中应验不爽。通过这些预言,彰显神的无所不能、无所不知,让人们知道祂才是圣经的真正作者。

一、推罗城和西顿城的预言

地处地中海东岸的古城推罗曾是世界著名的航海、商业中心。由于居住其上的腓尼基人罪大恶极,神通过先知以西结预言说,推罗城将受到多国的攻击,财物被掠,城垣、房屋被毁,其石头、木头、尘土都将被抛在水中,成为凈光的盘石,作渔夫晒网的地方(详见以西结书第二六章)。同时,明确说明此城将不会被重建,“我必叫你令人惊恐,不再存留于世,人虽寻找你,却永寻不见。这是主耶和华说的”(结二六21)。预言发出不久,推罗即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围攻,十三年后破城。其后,希腊亚力山大大帝进兵把老城的木、土、石抛在海里,筑成一道通向海岛的长堤,配合战船,将推罗攻破。经风雨洗涮,这些被抛入海中的老城盘石裸露,终成为渔人晒网的地方。后来,推罗城虽曾有过重建,但很快又遭覆灭。

公元一二九一年被回教军摧毁后,推罗城从此永远消失了。从尼布甲尼撒攻城(公元前587年)算起,历经近千年的沧桑,圣经中对推罗城的预言完全应验了。这是一个极不平常的预言。第一,预言一个城市不得重建是十分冒险的,因为很多城市被毁后重建了,然而推罗却没有。第二,古推罗城中有一个叫瑞斯兰(Reselain)的大泉水,当初全城的淡水全靠它供应。此泉如今仍源源涌出泉水,直流到海里(有人估算每天大约一千万加仑!)。这些淡水足够免费供应一个现代化大城市的需要,是建筑城市最理想的地方。因此,推罗城被重建的可能性相当大。如果推罗城被重建,预言就会落空,“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,所说的若不成就,也无效验,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,是那先知擅自说的”(申十八22)。

然而,今天的古推罗仍是一块供渔夫晒网的凈光盘石。第三,在预言推罗的同时,知以西结预言了地中海东岸另一座古城西顿的命运:“我必使瘟疫进入西顿,使血流在他街上。被杀的必在其中仆倒,四围有刀剑临到他,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”(结二八23)。后来,西顿果然屡遭刀剑血腥,但神没有预言西顿要被消灭,故西顿劫后被重建,一九七五年有四万多人口。以西结对这两个城市的预言泾渭分明,一般人也许不会想到,这两座古城仅相距几十哩,圣经预言的准确,无与伦比,令人生畏。

二、人类未来的预言

除了记载人类过去的历史外,圣经还预言人类的未来。旧约有一位作者名叫但以理,在古巴比伦帝国时,论述巴比伦国王所作的梦。在那个梦里,王看见一个大人像,头是精金的,胸膛和膀臂是银的,肚腹和腰股是铜的,腿是铁的,脚是半铁半泥的。王观看之时,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,砸在这像的脚上。于是,整个人像砸得粉碎,如同夏天禾场上的糠秕,被风吹散,无处可寻。打碎这像的石头,变成一座大山,充满全地(但二1~45)。

这人像是描述人类历史上连续出现的几个帝国。精金的头表征巴比伦帝国(605B.C.~539B.C.)。银的胸膛和膀臂表征玛代波斯帝国(539B.C.~330B.C.),在古列王(KingCyrus)掌权时消灭巴比伦帝国。铜的肚腹和腰股表征希腊帝国,在亚历山大大帝时击败了玛代波斯帝国,从公元前三三六年起成为世界的强权。铁的腿和半铁半泥的脚表征罗马帝国,它取代希腊帝国,从公元前三十年开始掌权,约维持了四世纪,最后分裂成东西两部,由两条腿所表征。所有这些预言与史实完全吻合,今天这个世界是罗马帝国的延续,是人像的腿和脚的一部分。半铁的脚表征极权国家,半泥的脚表征民主国家。圣经预言这个世代结束时,“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”将毁灭所有人类的政权,并在全地设立新政权。这块“石头”就是耶稣基督,祂将在地上设立祂的国度。这人像是人类两千六百年历史的一幅图画,这预言的大部分都已应验,这个例子告诉我们,圣经中记载了关于人类历史的奇妙事实。

三、耶稣基督的预言

旧约最惊人的预言是关于弥赛亚,即是耶稣基督的来临。旧约中至少有三百处直接提到基督,包括基督降生之地,如何长大,以及受死的方式和地点。所有这些预言都已应验。

旧约圣经中约有二十余位先知写到关于耶稣的豫言。他们虽未见过耶稣,却凭着神的启示,将那将要降世为人之救主,从各方面描写得淋漓尽致。他们不是生在同一时代,也不住在同一地方,无法串通一气,无法捏造,就是捏造也不会准确应验。何况这些豫言绝不可能是在耶稣降生之后纔写的,因为旧约的最后一部分在耶稣降生四百五十年之前已经写就,而且旧约圣经在纪元前二百五十年前,已经由希伯来文译成希腊文,名为七十士译本。所以在旧约之先知与新约之作者间,绝对无法串通。一切奇妙之豫言与奇妙之应验,不过证明耶稣真是神的儿子罢了。

全部圣经中豫言耶稣生平经历,显著者约有三百多项。按数学或然率计算,若是一个人能应验八项豫言,其可能发生的机会仅为十的十七次方分之一。(在一的后面加上十七个零,等于十万万万万分之一。)若是能应验四十八项豫言,其可能发生的机会仅为十的一百五十七次方分之一。若是三百多项豫言均能应验在一人身上,则其猜到之可能性完全无法数算矣。所以捏造耶稣生平之豫言,实为不可能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