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圣经中有自然科学,但不是一本科学著作

如前所述,圣经这本古老的书中的确有科学。科学最新的发现都证明圣经的准确、奇妙,科学决不会与圣经相抵触。圣经中虽然有自然科学,却不是一本科学的著作。人若要学习自然科学,还要去读科学的专著,圣经不是一本科学的专著。科学的目的乃是研究、了解、掌握、运用自然界的规律。科学所研究的范围乃是自然界,即神所造物质的世界。而圣经所启示的范围除了物质的世界,还包括属灵的世界;除了人的身体,还包括人的灵;除了今生今世的事,还包括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的事;除了受造之物,还包括创造的主;除了自然的现象,还包括超自然的现象。用科学的方法、理论可以认识、了解、解释某些自然的现象,但不能解释超自然的现象;可以认识人的身体,但不能认识人的灵;可以认识受造之物,但不能认识造物的主。

圣经是一本生命的书,不是一本科学的书。它的目的不是教导科学,乃是供应生命,要人得着神圣永远的生命。例如,创世记第一章记载神的创造,简明扼要地陈明神创造的次序,尤其是在地球上产生生命的次序。它讲到神首先创造生命所必需的光、空气、陆地和水(创一3,6~10),然后创造低级的生命,就是植物的生命,包括青草、菜蔬和结果子的树木。此后,神造出更强、具体的光,包括太阳、月亮和众星。然后,神就创造高级的生命,就是动物的生命,包括海里的鱼、空中的鸟、地上的牲畜和走兽,并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。最后,神才创造最高级的受造生命,就是人的生命。人乃是按着神的形像,照着神的样式造的(创一26~27)。

圣经创世记第一章的记录,清楚启示出神创造生命的次序,乃是从低级到高级的,并且生物是各从其类的。但这样的记录,以科学研究的眼光来看却是过于简单,因为圣经不是一本科学的书,乃是一本生命的书。圣经在此一面启示自然界生命产生的过程和次序,同时启示,神圣的生命,就是神那永远的生命,被人接受之后,在人里面发展、长大的过程和次序,乃是从低级到高级长大的过程。当我们接受了神圣的生命,我们就得救了。但在我们里面的生命,开始时还是比较低的,如创世记中所记载草的生命、菜蔬的生命、以及果树的生命所表征的。

 

随着我们里面神圣生命的长大,我们会变得满有意识、满有活力,如动物的生命所表征的。在动物生命中,鱼的意识是比较低的。但海里的鱼能生活在盐水中,因为它有生命。通常盐水是不长东西的,盐水会杀死生命。然而,鱼能在盐水中生活。水会咸,但鱼绝不会咸,除非它死了。这是很有意义的事。全人类,整个人类社会,正如一个大盐海,但我们基督徒能活在这样的社会中,不被这罪恶的社会所感染。我们这有基督生命的基督徒,能生存在这黑暗、败坏的社会中。然而,如果我们死了,我们没有基督的生命,我们就与罪恶的社会同流合污,我们就会变咸了。作为基督徒我们决不会变成咸的,因为我们有神的生命,生命能驱除各种的盐。这生命能存活在各种死亡的环境中。

空中的鸟是具有较低意识的较高生命。鸟的生命比鱼的生命高。鱼能活在死水中,而鸟能超越死水。当你里面神圣的生命长大时,就没有什麽罪恶、死亡的事物能摸着你,因为你是超越的。你不仅能驱除盐分,还能超越它。

我们有基督在里面作生命,这生命从青草的层次长到菜蔬,从菜蔬长到树木,然后又长到另一层次,就是动物的生命。在这层次上,先是鱼,逐渐长成鸟,最后甚至长成牲畜,有更高、更强、也更有意识的生命。这个比喻告诉人们当我们能长成,如母牛一般,就能产奶去喂养人、供应人,也能背负别人的重担。

生命长大的最终结果乃是一个有神的生命,有神的形像和权柄,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的神人,作神的彰显和代表。

二、圣经中有伦理、道德,但不是一本伦理、道德的书

圣经中有伦理、道德。并且,圣经中的伦理、道德是最高超的。但圣经不是一本教导人高超伦理、道德的书。因为人是堕落、有罪的,堕落有罪的人是无法活出高超伦理、道德的生活的。例如,圣经说,要爱人如己(加五14)。然而,人都是自私的,如何能爱人如己呢?圣经说要爱你们的仇敌,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(太五44~47)。

古今中外,除了我们的主耶稣之外,没有第二个人活出这样的生活。当主耶稣被人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,祂还在为那些钉死祂的人祷告说,父啊,赦免他们,因为他们所作的,他们不晓得(路二三34)。这样的爱在人间是没有的,只有在神里面才有。因此,神的心意不是要我们凭天然、堕落的人的生命来活出一个超越伦理、道德的生活。神的心意乃是要我们先接受基督这神圣、永远、超越的生命,并且让这生命长大、成熟。这生命活出的自然结果就是超越的伦理、道德的生活;就是“爱人如己“的生活,就是爱仇敌的生活。

三、圣经中有历史,但不是一本历史书

圣经中的确有历史,有全人类的历史,尤其是以色列人的历史。然而,圣经却不是一本一般历史的书。如果简单地把它当作历史书来读,就会发现似乎有一些的矛盾和冲突。例如,在使徒行传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二节,保罗讲到以色列人的历史“又在旷野抚养他们,为时约有四十年;既灭了迦南地的七族,就把那地分给他们为业;此后给他们设立士师,直到申言者撒母耳的时候,约有四百五十年。后来他们求一个王,神就把便雅悯支派中的一个人,基士的儿子扫罗,赐给他们作王四十年。既废了扫罗,就兴起大卫作他们的王,又为他作见证说,我寻得耶西的儿子大卫,他是合乎我心的人,必实行我一切的旨意。”这里所讲以色列人的历史,从他们出埃及在旷野的四十年,然后设立士师四百五十年,后来他们求一个王,神就赐给他们一个王就是扫罗作王四十年,然后废了扫罗兴起大卫,大卫也是作王四十年。大卫之后是所罗门,大卫的儿子所罗门作王的时候,就建一座圣殿。圣殿是在所罗门作王第四年兴建的。根据这里所记述的历史,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所罗门作王第四年初建造圣殿的时候,一共有多少年?四十年加四百五十年是四百九十年,四百九十年再加上两个四十年,再加上所罗门建殿以前的三年,一共是五百七十三年。

然而,我们若再读列王记上六章一节的记载,“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四百八十年,所罗门作以色列王,第四年西弗月,就是二月,开工建造耶和华的殿。”你若把这两处的经节对照着看,就会发现,两处所记载的时间,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到建圣殿,相差九十三年。表面看,这里两处的记载有矛盾。但你若读倪弟兄的文集第二辑第三十八册,第四十六篇信息,“数算自己的日子”。在这篇信息里,倪弟兄讲到他查读圣经士师记的结果。他就发现所差的九十三年就是以色列人数次被外邦所掳,被外族压迫的年日的总和。将五百七十三年减去被掳、被压迫的九十三年,正好就是四百八十年。倪弟兄指出,在使徒行传里,保罗是在那里讲历史,所以把那九十三年算在内;列王纪上是注重以色列人在神面前的情形,就把那九十三年不算在内,所以是四百八十年。

倪弟兄研读圣经的结果不但证明圣经是不矛盾的,而且圣经对历史的记载与世人的记载有不同的观点。倪弟兄进一步指出,神的子民在世的年日,有些可能是不算数的。所以有些年日在圣经根本是不记的。所以,圣经里面是有历史,但不是照着人的观念所讲的历史,乃是照着神圣思想所启示的历史。

圣经创世记里也提到亚当的儿子该隐的后代和塞特的后代。在讲到该隐的后代时,就说谁生了谁就死了,根本没有记他们在地上活了多少年。但是讲到塞特的后代时,它就讲到塞特生谁活了多少年,谁又生谁后又活了多少年就死了。所以塞特的后代有很清楚的年代记载。这就给我们看见,照着神圣的启示而有的历史,有些年日在神的眼中根本不蒙记念,所以神根本就不记载。

此外,在新约圣经马太福音讲到主耶稣的家谱时,说,“这样,从亚伯拉罕到大卫,共十四代;从大卫到迁徙巴比伦,也是十四代;从迁徙巴比伦到基督,又是十四代。”(太一17)然而,照《新约圣经恢复本》本节的注解一所说,“照实际的历史算,共四十五代,删除其中受咒诅的三代和不适当的一代,再加上把大卫算作两代(一在国度建立前的时代,一在国度的时代),就成了四十二代。”所以,在此我们又看见,圣经中的确有历史,但不是一般世俗的历史书,乃是照着神圣启示的历史书。

四、圣经的本质乃是灵和生命

圣经不是一本科学的书,不是一本伦理、道德的书,圣经也不是一本历史的书,圣经乃是一本真理的书,它启示神圣的真理和属灵的原则。圣经也是一本生命的书,它的目的乃是要分赐神那神圣永远的生命给受造的人。圣经的本质乃是灵和生命。新约圣经约翰福音六章六十三节,主耶稣说,“赐人生命的乃是灵,肉是无益的,我对你们所说的话,就是灵,就是生命。”圣经是主对我们所说的话,而这话就是灵,就是生命。所以圣经的本质是灵和生命。神在圣经中说话的目的乃是藉着祂的话来赐给人灵,赐给人生命。

我们人有灵、魂、体三部分。外面的身体,接触物质界事物;里面的魂有心思、情感和意志;最里面有灵,乃是接触神和神话语的器官。

圣经也有最外面的白纸黑字,有里面的神圣的思想和事实;但圣经最深处的本质乃是灵和生命。所以,人读圣经要用眼睛看圣经的白纸黑字,还要用更新的心思,来领会里面的神圣思想和事实。但是,圣经最内涵最内在的本质乃是里面的灵、里面的生命。所以,我们必须用我们人里面最深处的灵,来碰主话中的灵,好得着生命。

神为我们造了灵、魂、身体,所以我们读圣经的时候,灵、魂、体都得用,要全人投入。要用眼睛看,用耳朵听;还要用更新的心思来想,用情感来爱慕;更为重要的乃是用我们深处的灵来碰主话里面的灵,好得着话中的灵和生命。正确的读经还应是先有祷告,在祷告的灵里来接触主的话。最后让我们感谢神,赐给我们这一本书中之书——圣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