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18日的上午,伴随着一声巨响,清华何添楼的231化学实验室爆炸起火。32岁的博士后孟祥见不幸身亡。事发的时候,孟祥见正在使用反应釜进行催化加氢实验,距离他操作台两、三米的氢气钢瓶发生了爆炸。笔者作为有机化学博士,也曾在实验室进行过同样的实验。因为此种普通的实验而丧命,真叫人扼腕痛惜。在网上读过他的事迹之后,笔者更加为他感到惋惜。孟祥见 出身贫寒家庭,一路勤学苦读。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,他省吃俭用,用余下的博士奖学金供给家里各样需用。他平日里一心扑在学术研究上,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图书馆。科研上的艰辛与劳累,他从不与家人提起,只是倾诉在人人网的个人日志中。事发前一晚,他还打电话回家里,说被南京某大学录取,接 下来的周一去签约任教。结果却在这个当口因这出意外而丧命。 
  笔者从事有机化学的研究,经历过类似的艰辛与劳累,但幸运的是,因为信耶稣而得到了真正的平安、喜乐、安息与满足。
   科学研究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,但生命的价值却更为宝贵。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六节说,“人若赚得全世界,却赔上自己的魂生命,有什么益处?人还能拿什么换 自己的魂生命?”不仅如此,科学研究不能给予人真正的满足。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有名的科学家是基督徒。写到这里笔者想到了一位诺贝尔奖得主的故事。笔者认识一位在耶鲁大学作教授的基督徒弟兄。有一次,他告诉我说,他博士导师的一个好友是诺贝尔奖得主。但是当这位诺奖得主退休的时候,他却将办公室里的科研资料一一用火烧掉,因为他感觉这一切毕生的成就都是虚空。
   传道书一章二节说,“虚空的虚空,凡事都是虚空”;九节说,“日光之下并无新事”。二章十一节说,“我转看我手所作的一切工,和我工作中的劳碌;谁知都 是虚空,都是捕风;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。”传道书三章十一节说,“神造万物,各按其时成为美好,又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”。这里的“永远”,就是神栽种在 人里面,历代以来就在运行的一种要有目的的感觉。日光之下,除神以外,别无什么可以满足这感觉。根据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与二章七节,神按着自己的形像创造 人,并在人里面造了灵,使人能接受祂并盛装祂。此外,神将永远(就是对永远之事的渴望)安置在人心里,使人寻求神这位永远者。因此,短暂的事物绝不能满足人;唯有永远的神,就是基督,能满足人心深处要有目的的感觉。我们人就是这样一个器皿,神渴望进到我们灵里作我们的生命、内容和满足,在我们里面充满我们 从而借着我们来彰显祂自己。难怪金钱、享乐、学问、成就等都不能叫我们得着满足。
  亲爱的朋友,让我们来祷告:主耶稣,谢谢你将永远放在我心里。谢谢你将我造成一个器皿。主阿,求你洗净我的罪,并进到我的灵里,作我的生命、内容和真满足。主耶稣,充满我。阿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