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课题经费被拒,心情不是很好,虽然也聚会也读经,总有一种内心被压抑的感觉。慢慢这感觉被主调整,我就祷告说,主啊,为何不释放环境,让我更好享受你,事奉你?
 
  主一直没有回答。安静如同海的沉寂。我只好祷告,愿你的旨意成就。得救时间长了,也有时候,不太和别人交流内心感受,因为和年长的交通怕他们担心,和年幼的交通怕他们受绊跌。
 
  今天主给我感觉,细细数算一下这一些微不足道的喜乐,慢慢数,内心顿时满了平安:
 
1救恩的喜乐
 
  昨天在会所,聚会结束了,大家忙着打扫卫生。我路过一个房间,圣徒们围绕一个福音朋友在聊天。我认识他四年多了,他台湾来美国读的大学,英文名,George,毕业以后给父亲维持家业。有意思的是,他每一个主日都来,但是每一次当我鼓励他受浸,他都回答没有预备好。只好,以后我除了问候,不敢多说。
 
  站在门口徘徊一会,内里感觉说,需要给他说受浸的意义,毕竟拖久了。我未开口,一位弟兄出来说,要去放水,George要受浸!我一下愣住,然后一股暖流,从里面升起,我便坐在他们一起,和他们一起分享,主不光给他,也给我们分享得救的喜乐。
 
2相调的喜乐
 
  最近听说巴黎有特会,法兰克福也有特会,很多圣徒们聚集,包括不少本地人。脑海里面,想到两年前年底,我短暂的路过,短暂和他们相调的情景。
 
  路过巴黎那天,是周三,去卢浮宫,太太手机被盗,无法和圣徒取得联系。直到下午,我们用付费电话打通了这位陈弟兄电话,然后风尘仆仆赶去地铁口碰面。迟到45分钟的我,看见两位弟兄站在出口冰冷的寒风中,面带微笑,内心完全融化了。一路上,我们搭一个小时的车,弟兄和我们交通他向主的绝对,以及传福音的争战,我深深被激励。晚上祷告聚会的时候看到很多年轻人,在那里操练背诵圣经,满了对神的赞美。
 
  法兰克福那一天,我们又是迟到了,没有见到擘饼的圣徒们。只是与一家殷弟兄聚了一会,他们为了聚会方便,特意住在市中心,他还和我说历史上,德国曾经多少主的复兴,现在需要建立加强祂的工作。天色将晚,他带着他刚会走路的孩子,一道步行送我们一家三口,回宾馆。我内心深深感觉,主已经得着了这个城市,得着了欧洲。
 
3身体的喜乐
 
  其实主日发生不少可喜事情,看见一位得救不久的弟兄第一次带来他的足球好友一家来聚会,又看见另一位弟兄晚上受邀请去参加一个福音朋友晚上的爱宴。还有一位姊妹服事饭食时候说如果可能,可以到她家去聚会。
 
  沈弟兄向我简单提及,他们一路去参加国殇节特会后,又到芝加哥,回来路过孟斐斯,见到多少圣徒,实在喜乐。我看着他们脸上的喜乐,似乎我灵里面也被深深感染到。
 
4苦中之乐
 
  好不容易完成一篇又一篇信息的听抄,好想休息一下。周六晚上又收到冯弟兄来信,又是一篇。我喜乐同时,也盼望同组圣徒们也一起来参与。
 
  因为听抄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但是,神的怜悯,从一字一词的听抄过程里面,与我隐秘的同在。虽然花了不少无人知道的时间,外面看不到一点荣耀,也因为规定不能分享需要保密内容。我每次听完,都为信息里面传递三十多年以前,圣灵启示的真理与操练之亮光,感谢主。但是,这苦中之乐,惟有安静的神知道。如何表达这近乎愚蠢的痴呆,爱神的人,不吃不睡觉一周听抄几十年前的信息,十几个小时,而且还说喜乐,实在是傻。
 
5顺服的喜乐
 
  这段时间,最痛苦的还是完全顺服神环境的主宰。姊妹无论如何希望我们把孩子报名参加暑期游泳训练,周一三五训练一个半小时,隔一个周四晚上还要参加区之间的比赛。这周四晚上,我义务帮助掐时间秒表,看见这些从六岁到十六岁一组又一组的孩子们,我内心满了怜爱。也许是主的怜悯,把我放在这个环境里面,我就可以为这几百个孩子,他们的父母,一直持续在内心祷告。和比赛对方秒表教练交流一会后,我知道这就是美国家庭很多人的生活,一放假,家里两个三个的孩子报名参加游泳队。
 
  看见孩子们在比赛间隙,无聊坐在那里等待,聊天,听音乐,看书,我实在幻想也祷告,这是多么好发传单,传福音的场所啊。家长爱孩子,为了自己的孩子身体,拼时间,叫好加油,义务苦工,也满了喜乐。我们天上的父,岂不给我们更好的祝福么?
 
  世界以各种不必要的东西霸占我们的时间,我们的神却可以给我一颗祷告的心,为他们代求。实在是凡事顺服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喜乐,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。中场休息时候,已经到了九点,我祷告完了感觉,我需要继续留下来,因为大部分家长都义务前一半,这意味着下半场比赛掐秒表的人更少了。
 
 
 
 
  写到这里,我仔细想想,其实主很爱我,因为祂的同在就是我的喜乐。没有以前得救不久时候想像的那么荣耀,那么可歌可泣,我们的喜乐,全是为着主的旨意。主耶稣自己当年,就是一个安静的,平凡的人。祂在世上时候,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有的都是一个一个小故事,一个一个救恩的喜乐,顺服的喜乐,爱的传播。也许我的担心是无意义的,一切联于永远的喜乐,才是有永远价值。
 
  人生苦短。和我们永远的喜乐,比起来,今生的苦难无不是短暂的。以后我年老了,我会记得这些年,我们曾经一起爱过你,这点点滴滴的琐碎,实在是主耶稣与我最宝贵的记忆。